福彩3d和值走势图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文學 > 時代遠離了文學或是文學遠離了時代?|熊召政
時代遠離了文學或是文學遠離了時代?|熊召政
發表日期:2018-11-24 05:22| 來源 :本站原創 | 點擊數: 次
本文摘要: 時代遠離了文學 或是文學遠離了時代?21世紀經濟報道 陳華文 陳華文長期以來,作家這個群體一直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。這是因為作家不僅創作文學作品,還通過作品的

時代遠離了文學 或是文學遠離了時代?

21世紀經濟報道 陳華文

陳華文

長期以來,作家這個群體一直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。這是因為作家不僅創作文學作品,還通過作品的思想、觀念影響蕓蕓眾生。可是近年來,伴隨著文化活動的多樣化,尤其是網絡進入生活后,作家和作品似乎被冷落了、邊緣化了。而作家作為文人的代表,其內部也出現了分化。作家該如何面對新的時代?又該如何進行寫作?針對這些問題,著名作家熊召政有著系列的思考。這些年來,在全國各地不同場合,他以演講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觀點。讀《文人的貴族精神:熊召政文化講演錄》,能給人帶來諸多啟迪。

時代遠離了文學或是文學遠離了時代?|熊召政

熊召政憑長篇歷史小說《張居正》于2002年獲得第六屆茅盾文學獎。早在1973年,他還是一個下田干活的知青,靠長詩《獻給祖國的歌》已經在文壇初露頭角。隨后在1979年,26歲的他又創作長詩《請舉起森林一般的手,制止!》,成為家喻戶曉的詩人。功成名就之后,他投奔商海。上世紀九十年代,他已經是富有的商人,又突然回歸文學,花費五年時間潛心研究明史,又花五年功夫創作長篇歷史小說《張居正》。一個人的經歷,往往會給寫作帶來深刻的影響。熊召政是一個頗有時代感的作家,他認為作家既然無法選擇時代,就應該擁抱時代,在沸騰的生活中書寫文學的篇章。他的故事、他的經歷、他的主張,貫穿在這本演講集中。

《文人的貴族精神:熊召政文化講演錄》中的貴族精神,并非物質生活的大富大貴,而是說作為文人的作家們,精神和靈魂要高貴,人要有脊梁骨,不應該被世俗的名利誘惑,更不能與惡俗和骯臟為伍。

作家的即興演講,容不得虛偽和矯情,因為臺下的聽眾可不是傻瓜。本書中的演講稿,保留著“講話”的原汁原味,讀一行行文字,就如同作者就在眼前與自己對談。

作家該以怎樣的態度寫作?這直接關乎作品的品質和成色,這無疑是一個嚴肅的文學話題。在熊召政看來,寫作不是為了消遣,更不是為了孤芳自賞。他在題為《作家的責任》的演講中,進行了莊重的闡述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是全民熱愛文學的年代,作家是全社會的焦點人物,優秀的文學作品能在億萬群眾中廣泛傳播。對此,他很懷念文學的“黃金時代”。但是,這樣的時代一去不復返。在他看來,作家不能總是留戀過去,要立足當下,緊跟時代,緊貼生活。這個時代,有人覺得嚴肅的文學離人們漸行漸遠,到底是時代疏遠了文學,還是文學疏遠了時代?他提醒作家們:文學其實永遠駐扎在人們的心中,不是人們不愛文學,而是文學沒有真正砥礪人心。當然,緊跟時代也并不是非得寫現實題材的作品,歷史作品同樣也有時代性。

熊召政以寫歷史小說為人熟知,歷史小說并非簡單地虛構曲折的故事,而是要以史實為基礎,用歷史的眼光、歷史的思維進行謀篇布局。他在題為《史實精神與當代意識》的演講中,談到自己的見解。在他眼里,若要寫好歷史小說,首先要做一個歷史學者,還要做到三點:一是史實,二是史鑒,三是史膽。史實容易理解,他為了寫好《張居正》第二卷開頭涉及到的北京白云觀,不僅看遍相關所有史料,還坐火車去北京實地“按圖索驥”。所謂史鑒,就是以史為鑒,歷史小說家的情懷就在于深切地關注當下,通過歷史的某一段生活的再現,給今天的人們打開一個新的思想空間。而史膽,是一個作家必須對一個歷史人物做出自己的判斷,不從流俗,不依附權貴。筆者認為,歷史小說中,作家不能以個人的喜好,感情用事地塑造人物形象。當然,歷史小說的真實性問題,一直都爭論不休,目前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,全靠作家自己來把握。

有人認為,作家發聲的最好方式就是寫出好作品,對此筆者并無異議。但是作為有影響力的作家,除了會寫、能寫,還要會“說”,以演說的方式,直接表達對文學、對社會、對時代的看法,或許更能砥礪人心。(編輯 董明潔 許望) (責任編輯:root)

熱門推薦
  • 娛樂資訊
  • 社會百態
  • 福彩3d和值走势图 360看老时时彩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预测号码 安徽25选5开奖公告 一分快三开奖结果 中国福彩网375 凤凰平台时时彩奖金 排列三历史开奖2000期查询 内蒙11选5任五遗漏查询 重庆时时升降图 彩票通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