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和值走势图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主頁 > 作家 > 挪威作家克瑙斯和《我的奮斗》
挪威作家克瑙斯和《我的奮斗》
發表日期:2018-09-13 05:24| 來源 :本站原創 | 點擊數: 次
本文摘要: ∞新京報2016年03月05日書評周刊·文學六部半2007年,卡爾·奧韋·克瑙斯高猶如困獸。他身高一米九,金發,英俊,有三個孩子(一兒兩女),住在瑞典的海濱小

挪威作家克瑙斯和《我的奮斗》∞新京報2016年03月05日
書評周刊·文學
六部半
2007年,卡爾·奧韋·克瑙斯高猶如困獸。他身高一米九,金發,英俊,有三個孩子(一兒兩女),住在瑞典的海濱小城馬爾默。他三十九歲。他是個挪威作家--小說家,準確地說。他出版過兩部頗受好評的小說:《出離世界》(挪威文學評論獎)和《萬物皆有時》(北歐文學獎)。他正在寫第三部--那正是他困境的來源:他寫不出來。他已經寫了六年(從妻子懷上第一個孩子到第三個孩子出生),他知道自己要寫什么(父親的中年離家,父親的死,自己青少年時期的第一次醉酒),他自信有才華和天賦,但是--他就是寫不出來。一片空白。寫作瓶頸。他被卡住了。
挪威作家克瑙斯和《我的奮斗》克瑙斯 By Martin Lengemann
阻礙他前進的清單中包括:紙尿布、睡眠不足、洗碗、洗衣服、做飯、打掃、香煙、酒、妻子、孩子、幼兒園、鄰居、朋友、妒嫉、虛榮、焦慮……一切。或者說,生活本身。生活本身讓他無法繼續寫作--無法繼續虛構,準確地說。他發現自己似乎失去了虛構的能力:他無法再去編一個故事。
因為如果說 虛構 是一道光,那么現實生活就像黑洞,一切都被吸入其中,任何東西都無法從中逃逸。相比堅不可摧的現實,虛構顯得可憐、可笑,甚至可恥。但虛構--哪怕是沒什么故事的虛構--難道不正是一個小說家最基本的責任更不幸的是(或者應該說,幸運的是),我們的克瑙斯高先生具有一種高強度的、近乎自虐的責任心,無論是作為兒子、父親、丈夫,還是小說家。這也解釋了為什么他會如此痛苦、焦躁、迷茫、堅持、絕望,直至最終,頓悟。
當我坐在這里寫下這些話的時候,我才意識到三十多年已經過去了。我在面對的窗玻璃中能模糊分辨出自己臉的映像。除了一只眼睛,它在閃爍,以及下方緊挨著它的那部分,微弱地反射出一點光亮,整個左臉都在陰影里。兩道深深的皺紋切開我的前額,每邊臉頰都被一道深深的皺紋橫貫而過,這些皺紋似乎都被填滿了黑暗,再加上嚴肅凝視的眼神,微微下垂的嘴角,很難不認為這是張陰郁的面孔。
是什么雕刻了我的面孔
今天是2月27號。時間是晚上11:43。我,卡爾·奧韋·克瑙斯高,生于1968年,此刻寫下這些話的時候三十九歲。我有三個孩子--維佳、海蒂和約翰--這是我的第二次婚姻,妻子叫琳達·博絲特默·克瑙斯高。他們四個正在我周圍的房間里安睡,這是馬爾默的一套公寓,我們已經在這住了一年半。
2007年2月27號晚上11:43。在克瑙斯高的第三部小說,長達六卷本(近四百萬字)的《我的奮斗》中,這是個類似宇宙大爆炸的奇點時間。一切都由此開始(事實上,我們會在第二卷看到,雖然這段并不是真正的小說開頭,但它的確是他為這部巨型作品寫下的第一段話)。一切都以此為軸心向外輻射、擴散、旋轉。
挪威作家克瑙斯和《我的奮斗》《我的奮斗》,2018
1、父親的葬禮 林后 譯
2、戀愛中的男人 康慨 譯
正是在這一刻,當他凝視著玻璃窗中自己幽靈般的面孔,當他寫下 我,卡爾·奧韋·克瑙斯高 ,他產生了一個頓悟:既然生活讓我無法虛構,那么我就來寫寫這個讓我無法虛構的生活。
既然紙尿布、睡眠不足、洗碗、洗衣服、做飯、打掃、香煙、酒、妻子、孩子、幼兒園、鄰居、朋友、妒嫉、虛榮、焦慮……一切都讓我無法寫作,那么我就來寫寫這讓我無法寫作的紙尿布、睡眠不足、洗碗、洗衣服、做飯、打掃、香煙、酒、妻子、孩子、幼兒園、鄰居、朋友、妒嫉、虛榮、焦慮……一切。
于是它成了一場對自我的超級凝視。正如這個頓悟場景所暗示的,他久久注視著鏡中自己的臉: 是什么雕刻了我的面孔 這無異于在問:是什么雕刻了我的生活(這令我無法再去虛構的生活)這3600頁的六卷本就是他的回答:是死亡(第一卷:父親的葬禮),是愛(第二卷:戀愛中的男人),是童年(第三卷:男孩島),是工作(第四卷:黑暗中的舞蹈),是夢想(第五卷:雨必將落下),是思考(第六卷:終結)。 (責任編輯:root)
熱門推薦
  • 娛樂資訊
  • 社會百態
  • 福彩3d和值走势图 复式福利彩 杰克棋牌官网客服 在网上如何买彩票 足球手抄报视频 帮别人买重庆时时彩犯法吗 皇家世界北京赛车开奖 平特肖赔率 牌九游戏大厅下载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